專訪南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郭根喜:陽江發展深水網箱產業大有可為

18
發表時間:2020-05-27 15:16

  作為海洋大市,廣東陽江市把“以海興市”作為發展陽江經濟的重要戰略抓手。以臨港工業、海上風電、濱海旅游、海洋漁業為代表的陽江海洋經濟快速發展。

93f7-irtymmw7078632.jpg


近年來,陽江市正著力打造百億產值深海網箱產業,現代海洋漁業不斷向深遠海邁進,深海網箱養殖業更是走在全省前列。

近日,陽江日報記者就“深藍漁業”產業現狀、陽江市陽江深海網箱產業的發展路徑和前景、“海上風電+海洋牧場”的建設等問題專訪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深海網箱首席科學家郭根喜。


8efc-irtymmw7078633.jpg

郭根喜,中國水產科學研究院漁業裝備與工程技術領域首席科學家、南海水產研究所研究員。從事海洋漁業裝備與漁法技術研究與實踐30余年,近20年來主要致力于設施養殖裝備技術領域研究。特別是在外海深海養殖和海灣網箱養殖等方面的高效養殖、節能減排、防災減災裝備技術研究具有建樹。

  記者:作為《陽江市深海網箱發展規劃》及《陽江市深海網箱優勢產區現代農業產業園示范中心》規劃者,請您解讀一下規劃背景,陽江發展“深藍漁業”在全省乃至全國有何獨特優勢?

  郭根喜:過去20年來,深水網箱成為漁業新興產業,也成為我國漁業經濟的新增長點。在國家實施海洋捕撈業“雙控”政策,淡水養殖面積不能再擴大,以及沿海工業、港口物流業、濱海旅游業對沿海海域資源需求日益增多的背景下,向深海遠海要養殖海域資源是大勢所趨。

  廣東作為我國的漁業大省,應該對我國海洋漁業經濟活動有較大貢獻。廣東省委、省政府以及廣東漁業主管部門,十分重視漁業轉產轉業和漁業產業結構性調整的實施,出臺了很多政策文件,鼓勵企業創新性發展。

陽江在省一級深水網箱養殖發展規劃中的份量是很重的。規劃充分考慮了陽江的產業背景、養殖產業基礎和海域環境。例如大鑊島周邊海域,這里不僅海域環境優良,水質優良外,受陸源污染干擾少,是廣東省少數離島類型完全符合深遠海養殖定義的海域,南鵬列島海域可分離岸(大鑊島、二鑊島)、深海(南鵬島外)和遠海(海上風電)等幾個層次遠近支撐搭配,更具有適合養殖產業區建設的優勢。


960x0.jpg


我認為,從大鑊島、二鑊島及周邊自然海域條件還有附屬支撐條件來看,是非常適合建設深海養殖產業園區。首先,離大陸岸線16公里,陸源污染甚少;其次有豐富的海域資源成為支撐規?;a業化養殖的基礎,海域資源遠近利用布局十分理想。

陽江一帶的水產養殖業的互補性很強,水產加工業也很發達,交通四通八達,這些區位優勢在廣東省境內甚至在全國沿海地區也是不可多得的。我相信,只要有關部門大力支持,企業間攜手合作,這里可建成亞洲最現代、規模最大、產能效益最好的深水網箱產業園區。


869b-irtymmw7078664.jpg


記者:陽江是廣東省最大的海上風電基地,擁有100平方公里的“海上風電融合海洋牧場”的發展海域,請您展望一下“海上風電+海洋牧場”的發展前景。

  郭根喜:海洋牧場建設,我認為必須要有合理的收益才能稱之為牧場。發展海洋牧場的技術路線,最重要一條就是“牧”的對象是什么?是人工圈養還是自然吸納?這兩者在管理上是有本質區別的。我們確定了“牧”的對象和“牧”的方式后,牧場基礎設施建設是關鍵,圍繞海洋牧場的投入才有清晰的路線。

我不是風電工程專家,也不清楚海上風電的建設與運行模式。如何利用海上風電融合海洋牧場建設,我認為是一個好的創意,值得大家探討。


5bc9-irtymmw7078714.jpg


這兩年我接觸了一些風電企業,我對利用海上風電建設結合海水設施養殖或者說建設海洋牧場產生一些興趣和想法。如果我們利用海上風電作為平臺,利用海上風電樁的設計配合懸掛大型網箱,那么,每一個風電海平面下就是一個“漁場”,試想一下,整個海上風電是不是成為一個巨大的海洋牧場嗎?

風電場的低頻聲是否對海洋中的生物產生干擾,這個干擾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影響的程度如何等等科學問題,也要認真開展科學研究,找出答案。


7bab-irtymmw7078713.jpg

記者:新冠肺炎疫情下國家十分重視“糧食安全”,水產品是重要的蛋白來源,“深藍漁業”有何作為?

  郭根喜:“糧食安全”至少有兩層含義,一是供給安全,二是質量安全。發展海水養殖,就是國家糧食安全保障供給的一個重要途徑,而發展深藍漁業除為國家糧食安全保障供給增加一個途徑外,也許在深遠海養殖的魚也優質一點吧。

  深藍漁業才起步,目前占海洋漁業的比重不大,但可以預見,隨著國家對淺海灘涂及近岸港灣養殖產業的結構性調整,比重會逐漸增加。隨著裝備技術的進步,智能化養殖的興起并成為主體養殖裝備時,離大陸岸線3公里以遠,水深30米以深的廣闊的海域,就成為“深藍漁業”的天下,成為優質蛋白質的主要生產場所。因此,“深藍漁業”是具有前瞻性和戰略性的,毫無疑問一定大有作為。

  記者:發展“深藍產業”是新興產業,需要整合各種資源要素共同促進產業發展,政府、市場主體企業、科院院所等如何發揮合力作用?

  郭根喜:深藍產業既是一項新興產業,就意味著有一些全新的發展內容,也有著一些未知的潛在的風險。企業是創新的主體,因此,應該用好國家的相關政策。目前,國家對深遠海養殖實施政策性補助,就是鼓勵企業或實體到深遠海發展。深遠海養殖的產業鏈非常長,涉及的領域包括制造業、裝備行業、種苗行業、加工行業、物流業等等,一個企業不可能把整個產業鏈做齊做全,所以必須尋求合作方能做得更好。

  如何合作,我相信企業家都比我懂。據我所知,陽江很多漁業企業都得益于與科研院所長期合作而快速發展。我相信陽江在眾多科研院所的支撐下,深水網箱養殖產業園區的建設一定有美好的前景。

  文字 | 林顯軍 王曉陽

  圖片 | 陽江海納水產有限公司

  編輯 | 何朋鍵


水產政策
每周推薦
熱點關注
遠洋漁業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廣告服務
網站地圖
地址:廣西北海市北海大道海富大廈F-27
E-mail:631121676@qq.com
合  作
業  務